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

南无阿弥陀佛。佛法说“二无我” 一者:说补特迦罗无我,译为“数取趣无我”,也就是说人无我,即众生在无数次地趋向六道轮回,但实实在在没有一个“我”在受报,善恶受报的本体是阿赖耶识,自性本自不生不灭,并无增减。二者:说法无我,人与世界的关系是一体的,有了我与世界(器世间,即一切存在)的差别,所以就有了法执。阿赖耶识(意为藏识,有能藏、所执藏三个功能)是一切生命受业报的本体,由于众生的无始无明,末那识对阿赖耶识相似相续的真相看不清楚,即是佛经上说的“恒审思量我相随。”末那识认为阿赖耶识是真实不变的,产生了俱生我执,认以为“我”。因为阿赖耶识所藏的种子(善、恶、无记)无量无边,如《解深密经》上说的:“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打一个比方:我们看电影其实是看胶片,胶片是一个一个不动的,但连续放起来,就有人物的活动,好象真的动起来了。而末那种执阿赖耶识的见分为我,亦是如此,认为阿赖耶识是真常不断的。所以末那识产生了一个“我”后,就产生的人与他人,人与世界之分别。而第六意又是为末那识所服务的,第六意识无法感知七识与八识的存在,只是分别的功能,即是分别心。打一个比方:阿赖耶识是一个公司的董事长,末那识是总经理,第六识我们通常用的意识只是一个领班的,而前五识只是打工的,不具有比量,只有现量。只有第六意识有比量(经验、记忆的作用)。公司的营亏由阿赖耶识负责,领班无法了知决策层(七、八识)的情况。西方说的潜意识(无意识或集体无意识)有点相类似。外道用禅定压住第六识,不起现行,但禅定一退,我执又产生。所以只有定不行,还要修观,只有修止观并进,用空性智慧才会断除第七识的俱生我执。
佛门中万法唯心,或说万法唯识。意思就是说一切我们所认识的存在,都是被我们这个心(六识)加工过的,我们认识的世界亦只是认识作用的一个影像世界,即见分与相分。不同类别的众生看世界各各不同。比如一钵水,我们人道众生看了,是流动的液体,可以饮用或洗漱。饿鬼道看到了的水是脓血,修罗道看水是眼泪(长期战乱),地狱看到的水是火焰或是劫灰,天界的仙人看到的水是如琉璃般的美丽,可用意念变成任何形态。鱼儿看到的水,就如同看到了家一样。所以水本身没有定性,只用心的差别而已。同样世界没有固定的形态,不同的众生看世界各各不同,唯心有差别。
当然万法唯心,不是我想月亮初一圆,或想太阳打西边起,怎么想就会有什么。在《成唯识论》中也有争对外道的问难而解答,这是因为还有要一种现象的产生,要有因缘和合才会起现行。我们意识到存在的世界是众生共业所成,不是一个人的,如果只是你一人的那么你挂了后,世界岂不是没了。当然从证悟的角度来看又是“梦中明明有六趣,醒来空空无大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