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项首楞严经’所描述的‘宇宙十二大类的法界众生’的形成因缘

‘大佛项首楞严经’所描述的‘宇宙十二大类的法界众生’的形成因缘

佛言:阿难当知,妙性圆明,离诸名相。本来无有世界众生,因妄有生,因生有灭。生灭名妄,灭妄名真,是称如来无上菩提及大涅槃二转依号。阿难!汝今欲修真三摩地,直诣如来大涅槃者 ,先当识此众生世界二颠倒因,颠倒不生,斯则如来真三摩地。

阿难!云何名为众生颠倒?阿难!由性明心性明圆故,因明发性,性妄见生,从毕竟无,成究竟有。此有所有,非因所因 ,住所住相,了无根本。本此无住,建立世界及诸众生。迷本圆明,是生虚妄,妄性无体,非有所依。将欲复真,欲真已非真真如性。非真求复,宛成非相。非生、非住、非心、非法,展转发生 。生力发明,熏以成业。同业相感,因有感业,相灭相生,由是故有众生颠倒。

阿难!云何名为世界颠倒?是有所有,分段妄生,因此界立。非因所因,无住所住,迁流不住,因此世成。三世四方和合相涉,变化众生成十二类。是故世界因动有声 ,因声有色,因色有香,因香有触,因触有味,因味知法。六乱妄想,成业性故,十二区分由此轮转。是故世间声 香味触,穷十二变,为一旋复。乘此轮转,颠倒相故,是有世界,卵生、胎生、湿生、化生、有色、无色、有想、无想、若非有色、若非无色、若非有想、若非无想。

阿难!由因世界虚妄轮回,动颠倒故,和合气成八万四千飞沉乱想。如是故有卵羯逻蓝,流转国土,鱼 鸟龟蛇,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杂染轮回,欲颠倒故,和合滋成八万四千横竖乱想。如是故有胎遏蒲昙,流转国土,人畜龙仙,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执着轮回,趣颠倒故,和合暖成八万四千翻覆乱想。如是故有湿相蔽尸,流转国土,含蠢蝡动,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变易轮回,假颠倒故,和合触成八万四千新故乱想。如是故有化相羯南,流转国土,转蜕飞行,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留碍轮回,障颠倒故,和合着成八万四千精耀乱想。如是故有色相羯南,流转国土,休咎精明,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销散轮回,惑颠倒故,和合暗成八万四千阴隐乱想。如是故有无色羯南,流转国土,空散销沉,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罔象轮回,影颠倒故,和合忆成八万四千潜结乱想。如是故有想相羯南,流转国土,神鬼精灵,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愚钝轮回,痴颠倒故,和合顽成八万四千枯槁乱想。如是故有无想羯南,流转国土,精神化为土 木金石,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相待轮回,伪颠倒故,和合染成八万四千因依乱想。如是故有非有色相成色羯南,流转国土,诸水母等 ,以虾为目,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相引轮回,性颠倒故,和合咒成八万四千呼召乱想。由是故有非无色相无色羯南,流转国土,咒诅厌生,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合妄轮回,罔颠倒故,和合异成八万四千回互乱想。如是故有非有想相成想羯南,流转国土。彼蒲卢等 ,异质相成,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怨害轮回,杀颠倒故,和合怪成八万四千食父母想。如是故有非无想相无想羯南,流转国土。如土枭等附块为儿,及破镜鸟以毒树果抱为其子,子成,父母皆遭其食,其类充塞。

是名众生十二种类。
佛言:阿难当知,妙性圆明,离诸名相。本来无有世界众生,因妄有生,因生有灭。生灭名妄,灭妄名真,是称如来无上菩提及大涅槃二转依号。

佛言:阿难当知:佛就对阿难说,阿难!你应该知道,妙性圆明,离诸名相:本来这妙觉性是个圆明的。本来的觉性,就是本来的自性,也就是本来的佛性,它什么名字也没有,你说出来一个名字,已经有了执着了。这个妙性──微妙的性,什么名相都没有的,也没有名、也没有相。《金刚经》上所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所有的一切有相的东西,都是虚妄的。你若看见这所有的相,等于虚空一样,就见着佛的法身了。你因为没能除去你这执着相,见着什么相就着到什么相上,所以这就有相了。

本来这个妙觉性,是没有名相的。为什么没有名相呢?本来无有世界众生:因为本来就没有一个世界,也没有个众生。这有世界、有众生,都因为起惑造业,而有了众生受果报。因妄有生,因生有灭:因为这虚妄,就有了生;因为有生,所以就又有了灭。若没有生,也就没有灭。

生灭名妄,灭妄名真,是称如来无上菩提及大涅槃二转依号:这生生灭灭、灭灭生生,都是由虚妄造成的,并不是真实的。你妄没有了,就是个真存在了。所以你真了,到这个真如自性上,这也就是自己的佛性,这种也就是无上的菩提及大涅槃这两种转依的名号。

阿难!汝今欲修真三摩地,直诣如来大涅槃者,先当识此众生世界二颠倒因,颠倒不生,斯则如来真三摩地。

阿难哪!我现在告诉你,汝今欲修真三摩地,直诣如来大涅槃者:你现在想要修行大乘菩萨法这个真正的定力,直接地就到如来那个地位,得了大涅槃,证得“常、乐、我、净”这四种的功德──常,永远都不会变的;乐,这是得到真正的快乐;我,得到自己这个真我;净,永远都清净的。先当识此众生世界二颠倒因:你首先应该认识这个。认识什么呢?认识众生和世界有两种颠倒的因素。颠倒不生,斯则如来真三摩地:如果你能把这个颠倒认识了,颠倒不生,这就是如来真正的定力。
阿难!云何名为众生颠倒?阿难!由性明心性明圆故,因明发性,性妄见生,从毕竟无,成究竟有。此有所有,非因所因,住所住相,了无根本。本此无住,建立世界及诸众生。

阿难!云何名为众生颠倒:阿难!怎么样才叫众生的颠倒呢?阿难!你知道吗?由性明心性明圆故:由这个妙性明心,这个本性是圆明而照一切诸相的。可是,因明发性:因为你在本有自性这个“明”上,又加了一个“明”;就是在这个“觉”上──就是前边所讲的那个觉,又加了个“明”,就发出这种业相的性,业障。因为你由真起妄,依着这个如来藏性,生出一种无明。这个本来的觉体就是明的,你不能在“明”这个觉体上,再要给它加上一个“明”。因为想加上一个“明”,这一念的妄动,就发出一种业相;这种业相的性,就是造业的相那种性。性妄见生:所以本来是如来藏性,现在就生出一种无明;无明就是一种惑,就是不明白了,疑惑了;有疑惑,所以就造出业来了;造出业,这种业性就变成是一种妄;因为这个性妄了,就性妄见生,所以就有了一种生死。

这一段的文,也就是因为“一念不觉生三细,境界为缘长六粗”,这还是说前边所说那三种的细相、六种的粗相。三种的细相是什么呢?因为在依真起妄这个时候,就首先生出一种“业相”,就是无明的业相。生出无明业相以后,就生出一种“转相”,转了。这一转,就是造业了。先起惑,然后造业;造业,就要受报,那么又生出来一种“现相”了。这是三细──业相、转相、现相。

然后因为生出转相,生出种种的迷惑来,又生出六种的粗相:头一个就是“智相”,就是世间智慧的相;这个智相生出,又生出一种“相续相”,就是接连不断的这种相;相续相生出来,然后就又生出来“执取相”,执着而取;执取相生出之后,就生出来一种“计名字相”,这是第四;生出计名字相以后,就又生出来一种“起业相”;第六,就是“业系苦相”,就受苦报了。生出这种种的相,所以从毕竟无,成究竟有:从本来是没有的,因妄而就有“有”了。

此有所有:“此有”,就是这个无明。“所有”,就是那个三细。因为“一念不觉生三细,境界为缘长六粗”,在“有”的这个无明的上边,就生出这三种的细相来。非因所因:“因”,当个依字讲。什么“非因”呢?无明为这三种的细相所依,但是这种所依,并不是真正的所依,而是虚妄造成的一种虚妄相,所以就是“非因”。本来好像这三种细相依着无明,无明是它的所依,但是也不是。为什么?无明根本就没有一个自体。无明既然没有自体,这三种细相又怎么能依无明呢?所以“非因所因”,无明不是这三细所依的。

住所住相,了无根本:“住”,众生为能住,无明就为所住。可是所住的这个相,它根本就没有一个根本,就是它没有一个什么基础,它没有背景。本此无住:本来这个既然没有“所住”,在这个上就虚妄建立世界及诸众生:在这个虚妄,没有实实在在的东西上,就建立成一个世界和这所有的一切众生。这些都是虚妄而有的,并不是实实在在有的。

迷本圆明,是生虚妄,妄性无体,非有所依。将欲复真,欲真已非真真如性。非真求复,宛成非相。

迷本圆明,是生虚妄:“迷”,就是依真起妄。如来藏性本来无名无相,由这个如来藏上,生出无明,这迷了。既然迷了,把本有的圆明觉性也不认识了;因为不认识自己本有的圆明觉性,所以就好像一个失去家乡的人一样,于是就生出虚妄来。妄性无体:虽然依真起妄,这个妄性并没有一个自体,它是依真起来的;起来,它是一个虚妄生出来的,没有自体。非有所依:既然这个无明没有自体,所以那个三细也就不可以依靠它,它不能做三细所依凭的。

无明根本没有自体,所以三细也没有所依,那么你将欲复真:你若想返本还原,恢复到自己本有的佛性上。欲真已非:你有这个“求真”的心,已经就是妄了!又生出妄来。你若是想恢复本有那个“真”,就不要在“觉”上再加个“明”──不要再头上安头,不要骑驴觅驴。所以欲真已非,说“我要真了”,这已经就非了。

真真如性,非真求复:这个真的真如自性,不是说我再恢复我那个本有的真;你只要把无明没有了,就是真嘛!不必再求了。你为什么没有真?就因为有无明。你知道了无明没有自体,所以也不妄想,不求真,你只要把无明破了,破无明,就显法性。无明没有了,法性自然就现前了,你也不必再求真了。因为你没有明白这个无明,没有把它破了,所以你现在才是虚妄的。你本来就不需要求真的,也不需要断妄的,你只要破无明就可以了;但是你不破无明,只要想求真,这是所谓“舍本逐末”。你应该先破无明,无明破了,三细、六粗也自然就都没有了。就因为你想要求个真的,可是你无明没有破,怎么可以求真呢?所以宛成非相:宛然就成了一个没有“真”的这个相了。

非生、非住、非心、非法,辗转发生。生力发明,熏以成业。同业相感,因有感业,相灭相生,由是故有众生颠倒。

非生:“非生”,就是说生相的无明,也就是说这个无明。非住:“住”,这是说业识。这业识,就属于住相;那无明,就属于生相。非心、非法:见分就属于心,相分是属于法的。可是这一些个,无论是无明、是业识,是见分、相分,这些个也都好像前边所说的那样,它没有根本,没有自体,都是虚妄而有的。虽然虚妄而有的,可是它这个病一生出来,就会传染。这个辗转发生:就是互相传染。好像眼、耳、鼻、舌、身、意,这都互相有连带的关系。

这互相辗转来发生什么呢?生力发明:发生了这种的生力,这种生生化化的生力。因为以上这无明、业识和见分、相分,这互相帮助,你帮助我、我帮助你,你藉我一点力量、我藉你一点力量,大家互相这么辗转,就发生一种的力量;这个力量再扩大了,再发明到极点,熏以成业:于是这么大家在一起熏习,就成了一种业障、业报。同业相感:这业若相同的,它就互相有一种的感应。因有感业,相灭相生:因彼此互相通着,互相能有一种的感应的关系,于是就造成有相灭、有相生。由是故有众生颠倒:因为这个,所以就造成了有众生,众生又生出了一种颠倒。

阿难!云何名为世界颠倒?是有所有,分段妄生,因此界立。非因所因,无住所住,迁流不住,因此世成。三世四方和合相涉,变化众生成十二类。

阿难!云何名为世界颠倒:阿难!什么叫“世界颠倒”呢?我再给你讲一讲,你听一听。是有所有,分段妄生:“是有”,就是无明;“所有”,就是众生的这种根身。这个无明和众生的根身,分段妄生。怎么叫“分段”呢?分,就一分一分的;段,就是一段一段的。我们从生至死,每一个人有一个身体,这叫一分;由生到死,这又是“一段”。因为我们生出无明,生出这个不觉来了,于是就好像吃了迷魂药,又好像喝醉酒,也不知道做一些个什么好,所以就随业而漂流。造什么业,就受什么果报,这么妄生。因此界立:因为这个,所以就有界成立了。

非因所因,无住所住:“非因”,是这个世界。我们所说的无明,它本来没有什么基础,它是空的;虽然是空的,但是为这世界一个因,所以叫“非因所因”。这个无明是空的,它不可以做一个因;但是它因为虚妄,就生出世界,这就拿无明做一个因。这个世界本来也是空的;既然是空的,它也没有所住,可是好像就有所住,所以“无住所住”。本来世界也无住的,那么因为在众生生了一种妄执,生了一种妄情,所以就有所住了;有所住,这都是众生的一种业识感现的。

这个所住,迁流不住:在这种情形之下,本来是空的,本来是没有的,本来无可为因的,也本来无所住的,那么它生出一种妄执,就有因有住了。“迁流不住”,这种情形也不停止的,它迁流变化,来回辗转;在前边,不是说“辗转”吗?因此世成:因为这种种的关系,就成了一个世,有这个世成立了。

三世四方和合相涉:这个世成了,就有过去、现在、未来这三世;这个界,就有四方。三世、四方,这么互相相涉,你藉我的力量、我藉你的力量,互相涉入。变化众生成十二类:这互相相涉,有一种变化,所以就生出来有众生,这个众生就有十二类。这十二类众生,在下边会讲的。

是故世界因动有声,因声有色,因色有香,因香有触,因触有味,因味知法。六乱妄想,成业性故,十二区分由此轮转。是故世间声香味触,穷十二变,为一旋复。

是故世界因动有声:“是”,因为这个;“故”,所以。所以世界因为这个动的相,就有一种声尘。因声有色:因为这个声尘有了,然后又有个色尘。因色有香:有这个色尘,然后就又引出来有香尘。因香有触:因为这个香尘,又引出来触尘。因触有味:因为触尘,又生出来一种味尘。因味知法:因为有味尘,然后才知道有法尘。

六乱妄想,成业性故:色、声、香、味、触、法这六种是乱的妄想,它们互相作怪,互相作贼,互相打劫。那么这六乱妄想,它们造成了一种业性,这个业性成就了。十二区分由此轮转:在成就众生的业性,分出有十二种分别。也就是由色、声、香、味、触、法这六尘,有种种互相辗转的关系,所以就有十二种的区分,受六道轮回来转。

是故世间声香味触:所以,这个世界色、声、香、味、触、法这六尘,穷十二变,为一旋复:就变一次又一次,变了十二变,每到十二变就为一周。

乘此轮转,颠倒相故,是有世界卵生、胎生、湿生、化生、有色、无色、有想、无想、若非有色、若非无色、若非有想、若非无想。

乘此轮转,颠倒相故:由六尘和十二类的众生互相来轮转,这生出一种颠倒相。是有世界卵生、胎生、湿生、化生:所以这个世界上,就有“卵生、胎生、湿生、化生”,这是四种。“卵生”要有四种的因缘,“卵生”的因缘最多;它要什么四种因缘呢?要父缘、母缘、自己的业缘,再加上一个暖缘,要有四缘才生出这个卵生。“胎生”有三缘,就是父缘、母缘,加自己的业缘。“湿生”有两种的缘,它要自己的业缘和一种湿缘,才能生出来。“化生”是一缘,就凭自己的业识,自己愿意化生什么,就化生,自有化无、自无化有。

有色:就是有形色的。无色:就是无形色的,没有形相的。有想:有思想。无想:没有思想,连思想都没有。若非有色:不是有形色的。若非无色:也不是无形色的。若非有想、若非无想:不是有想,也不是没有想的。这统起来十二种众生,就是这个“十二类”。这十二类,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不能详细讲了。详细讲,每一类都要很多时间的,现在就简单地这么讲。
阿难!由因世界虚妄轮回,动颠倒故,和合气成八万四千飞沉乱想。如是故有卵羯逻蓝,流转国土,鱼鸟龟蛇,其类充塞。

阿难!由因世界虚妄轮回:因为这个世界依真起妄,在这个无明上头生出来三细、六粗这种种的虚妄相,在轮回里边转来转去。动颠倒故:因为生一种业,这个业就是属于动;动,就更生颠倒了。和合气成八万四千飞沉乱想:由这个颠倒的原因,虚妄和合,就有一种业。这个“气成”,也就是这种业就造成了。这种业造成了,就有八万四千飞沉乱想──“飞”,就属于鸟之类的;“沉”,就属于龟、蛇之类的。

如是故有卵羯逻蓝:因为有种种的乱想,所以就有这个卵羯逻蓝。“羯逻蓝”是梵语,翻到中文叫“凝滑”。怎么叫“凝滑”呢?言其好像牛奶凝结在一起,这叫“凝滑”;这是男女这种的精凝结到一起。“胎因情有,卵唯想成”,因为想,就有这个卵。“卵四缘生”,前边已经讲卵生要具父缘、母缘、自己的业缘,还加上暖缘,要这四种缘才能有卵生。这个“卵羯逻蓝”是什么?就在菢小鸡子的时候,那个卵刚要变鸡的最初那一个礼拜,这叫“卵羯逻蓝”。流转国土:“流”,就是流通;“转”,就是运转。那么有往这边流,往那边流;往这边转,往那边转,这叫“流转”。在这种情形之下,就有卵生在国土里互相这么通着的,互相都有连带的关系,所以说“流转国土”。

鱼鸟龟蛇:“鱼”,就是水族;“鸟”,就是飞禽;还有龟、蛇这一类的。我们这个世界的众生,有飞、潜、动、植──飞,就是天上飞的东西;潜,在水里头的东西;动,就是一切动的东西;植,就是植物。那么现在这儿,是单讲飞的和水里潜的,没有讲动,没有讲植。其类充塞:鱼、鸟、龟、蛇这一类的生灵,充塞世界,充塞每一个国家。
由因世界杂染轮回,欲颠倒故,和合滋成八万四千横竖乱想。如是故有胎遏蒲昙,流转国土,人畜龙仙,其类充塞。

这一段文,是讲胎生。“胎因情有”,怎么有了胎了呢?就因为有这种爱情;有情感冲动,男女交媾,然后就结成胎,这是人。那么畜生和龙、仙,都是有这个情形。

由因世界杂染轮回:“杂染”,就是不清净的,夹杂而染污。“轮回”,也可以说是六道轮回──天、阿修罗、人、地狱、饿鬼、畜生;也可以说就是在人、畜和龙、仙里边,互相地轮回。欲颠倒故:这种的爱欲心颠倒,不应该做的他去做,这就叫“颠倒”;不合乎道理,这也叫“颠倒”。和合滋成八万四千横竖乱想:“滋成”,就是造成,也就是成就这个业。在这种情形之下,要互相和合而滋成,而有八万四千种横想、竖想,这种乱想。

如是故有胎遏蒲昙,流转国土:像这样子,所以就有胎遏蒲昙,在每一个国土都是这样子流转。这个“胎”,方才已经讲过,他是因为情有的,具足三缘,就是父缘、母缘和自己的业缘,而不需要暖缘。这个“遏蒲昙”,是在第二个礼拜的时候。这个胎,第一个礼拜叫“羯逻蓝”,第二个礼拜叫“遏蒲昙”;遏蒲昙就叫“软肉”,这个肉是很软的。人畜龙仙,其类充塞:人、畜、龙和一切的仙类,也充满每一个国土,每一个角落。
由因世界执着轮回,趣颠倒故,和合暖成八万四千翻覆乱想。如是故有湿相蔽尸,流转国土,含蠢蝡动,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执着轮回:这个“执着”,就是有一种固执不通而着住不化的执着性,因为有这种执着性,所以也有轮回。趣颠倒故:由这儿走到那儿去,由那边走到这地方,这叫“趣”;趣,就是趣向,趣向那个道路。胎生后是讲湿生,胎具三缘而成就的,就是父缘、母缘、自己的业缘,没有暖缘;这个湿生有两缘,就是自己的业缘和一种湿的缘。因为这种趣颠倒,和合暖成八万四千翻覆乱想:互相和合,而发生一种暖业所成就的八万四千翻覆乱想──“翻”,是翻过来调过去的,这来回翻来翻去的;“覆”,是覆盖着;有这种翻覆的乱想。

如是故有湿相蔽尸,流转国土:因为这个,所以有“湿相蔽尸”,就是“蝡肉”,在每一个国土都是这样子流转。含蠢蝡动:“含”,就是一切含灵;“蠢”,它有一种灵性,但是很蠢笨的。“蝡”,就是这虫子它会爬;“动”,就是其中会动弹的这种的东西。这湿生,有的地方有水气,就会有一种生物生出来,这属于湿生。其类充塞:这一种的种类也到处都有,无论哪一个地方都有。我们人看不见,但是这个人与畜生,这十二类的众生都互相有连带的关系,互相通着的。
由因世界变易轮回,假颠倒故,和合触成八万四千新故乱想。如是故有化相羯南,流转国土,转蜕飞行,其类充塞。

这个是化生,化生只有一缘,只有自己的业,它愿意喜新忘故。所以怎么叫“化生”呢?有的老鼠就化成蝙蝠了,会飞;有的雀鸟又会变成鱼,它又变成水里头的动物;有的虫子,就会变成蝴蝶;这是一种生物里边的互相来回变化。

由因世界变易轮回,假颠倒故:这一种“假颠倒”的缘故。“假”,就是假借(lend)。你借我的东西,我借你的东西,所以就互相有变易了,这假借颠倒和合触成八万四千新故乱想:所以又有一种和合触成。成什么呢?成了八万四千种新的想、旧的想。“故”,是故旧的;“新”,是新鲜的。有的就厌故喜新,对于这个故旧的东西,就不欢喜了,愿意再换一个新的。好像它做这个雀鸟,不愿意做了,愿意做蛤蟆,变成一只蛤蟆,在水里头住着;有的做虫子,不愿意做了,又变成了一只蝴蝶;它这老鼠不愿意做了,又变成一只蝙蝠;这互相来变化,这叫“化生”。

如是故有化相羯南:因为这个,所以就有“化相羯南”。“化相”,就是化生的相。“羯南”,就是硬肉;后边那八种的生,都是以这个硬肉做比喻了。流转国土:化相羯南在这国土里流转,转来转去。转蜕飞行,其类充塞:或者在地下行的,会变成飞的东西;或者飞的东西,又会变成在水里生活的东西,所以这互相变化。这一个种类的东西,也充塞世界。

由因世界留碍轮回,障颠倒故,和合着成八万四千精耀乱想。如是故有色相羯南,流转国土,休咎精明,其类充塞。

这是那个有色的;有色,它有形色的。

由因世界留碍轮回,障颠倒故:“留碍”,“留”就是滞留,“碍”就是障碍。有滞留障碍这种轮回,它种种事情都有一种障碍,而造成颠倒的缘故,和合着成八万四千精耀乱想:这是因执着这种业造成的八万四千精耀乱想,这种东西很精明的,想的也很聪明的,它是一种乱想。

如是故有色相羯南,流转国土:因为像这样子,所以就有“色相羯南”,有了有色的这种硬肉流转国土。休咎精明,其类充塞:“休”,是吉祥的事情;“咎”,是不吉祥的事情。“精”,是很聪明、很精明的东西。这种有形的东西,有的人见着它,就很吉祥的;有的人见着,很不吉祥的。这种东西虽然有形,但是也不是常见的;虽然不是常见的,但是可也有这种东西。这一种类的众生也充塞世界,充塞这个宇宙。

您在群视频中设置了按键说话模式,需要按住[F2]才能说话。
由因世界销散轮回,惑颠倒故,和合暗成八万四千阴隐乱想。如是故有无色羯南,流转国土,空散销沉,其类充塞。

这是讲的无色众生;无色,就是无色界天。

由因世界销散轮回:因为这个世界,有销散轮回。“销”,就是没有了;“散”,就是散了。可是虽然你看不见它,说是销了、散了,但是它还是有这种的识、有这种的业在虚空存在的,所以也有轮回。惑颠倒故:“惑”,就是不明白。由这个无明,颠倒的缘故,和合暗成八万四千阴隐乱想:就暗暗有这种业成就了,成就八万四千种的阴隐乱想,就是很不容易见着的这种乱想,很细微的。

如是故有无色羯南,流转国土:像这样子,故有这种无色相的众生,在每一个国土流转着。空散销沈:这个“空散销沈”,属于无色界天,就是空无边处天、识无边处天、无所有处天、非非想处天这四空处。“空”,是空无边处天;“散”,是识无边处天;“销”,是无所有处天;“沉”,是非非想处天;这些个地方,它没有身体、没有色相的,所以属于四空处的众生叫“空散销沉”。其类充塞:这四空处是有众生,但是没有色相,只有一个业识。那么这一类的众生,也充塞宇宙、充塞世间。
由因世界罔象轮回,影颠倒故,和合忆成八万四千潜结乱想。如是故有想相羯南,流转国土,神鬼精灵,其类充塞。

前边讲“胎、卵、湿、化、有色、无色”,那么现在文当“有想”一类的众生。

由因世界罔象轮回:这种的众生,由于它有一种的想像,是什么呢?就是鬼神精灵之类的。影颠倒故:鬼神都有一种影颠倒,最初它的因缘是执着影像。和合忆成八万四千潜结乱想:由这种业造成的,有八万四千种的潜结乱想。“潜”,潜伏着,人所不知道的;“结”,就是结集到一起。

如是故有想相羯南:“羯南”,是硬肉。像这样子,故有想相羯南。这个想,可不是卵生那种想;它这种想,是由它的妄想造成的。流转国土:这想相羯南,也是互相流转到每一个国土去。那么这种有想的众生是什么呢?就是神鬼精灵:鬼神,有的是属于邪神,有的是正神。这鬼,也有的是菩萨示现的鬼王,有的真正是一种不正当的鬼;而这个精灵,是完全一种不正当的,所以说那个人“古灵精怪”的,就是言其这个人不是一个好人。那么这个精灵,就是一些个妖怪。这些个妖怪的种类太多了,有说不完那么多,其类充塞:它这个眷属,也是每一个角落都有。

“由因世界愚钝轮回,痴颠倒故,和合顽成八万四千枯槁乱想。如是故有无想羯南,流转国土,精神化为土木金石,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愚钝轮回,痴颠倒故,和合顽成八万四千枯槁乱想:因为世界有这一种愚痴而暗钝的关系就造成轮回,所以就有这一些个痴颠倒造成的羯南。他和合这种愚痴的业,造成这八万四千种枯槁的乱想;他这种乱想,想得非常枯槁。

如是故有无想羯南,流转国土:因为这样,所以才有无想羯南到每一个国土去,辗转互相流转。在这前边是有想,这是无想了。精神化为土木金石:因为思想枯槁,所以他的精神就化为土、木、金、石。其类充塞:这种的种类,也充满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地方。

怎么说这个精神会化为土木金石呢?好像在香港有一座望夫山。据说有一个女人,她的丈夫去当兵,总也不回来,她就每一天都背着她的孩子,到那座山上去望。久而久之,她这种精灵所感,“精诚所感,金石为开”,这个女人就变一块石头,那块石头永远好像女人背着个小孩子在那儿站着,总那么望似的;离着很远就看见了,那叫“望夫山”。这种精神化为土、木、金、石的情形,是很不容易令人相信的,可是这种情形还的确是有的。在中国,人化成石头,这个事情是很多的。

还有人的精神,可以变种种的东西,都有的。举一个例子来讲,譬如我们人火气大,火性大到极点,他这个精神就会变成什么呢?他这种火,就会变成在煤矿里挖出的煤,变成煤了!为什么变成煤呢?就因为他火性大,所以他和火相合,就化成煤炭了。所以那煤炭,你用火一点,它很快就着火的,这都是由人的精神所化成的。

还有,金、木、水、火、土这五种,你这个人和哪一类相近,如果你太接近了,就会变成这种东西。这也是因为一种执着,也是因为一种枯槁的乱想,所以有这种的情形发生。那么将来会不会再变回来做人呢?可以的。不过不知道要多少时间,这个时间太久了!
由因世界相待轮回,伪颠倒故,和合染成八万四千因依乱想。如是故有非有色相成色羯南,流转国土。诸水母等,以虾为目,其类充塞。

这是非有色这一类的众生,即本来没有色,而假借他物以成色。

由因世界相待轮回:因为这个世界,有这互相假对待着,就造成轮回。伪颠倒故:它虚伪的这种颠倒想的缘故,和合染成八万四千因依乱想:这种和合的性,染成有八万四千因依乱想。“因依”,也就互相依赖着,你依赖我、我依赖你;有这种的乱想。

如是故有非有色相成色羯南,流转国土:因为像这样子,所以就有这个非有色相,它还成一种有色的羯南,流转国土。诸水母等,以虾为目:就好像水母等类,自己没有眼睛而以虾做它的眼目。据说这水母,就是在水里头的一种泡沫;虽然是泡沫,但它也是这一类的众生,它必须要和虾在一起,以虾为目。其类充塞:这一类的众生,也到处都有的。

由因世界相引轮回,性颠倒故,和合咒成八万四千呼召乱想。由是故有非无色相无色羯南,流转国土,咒诅厌生,其类充塞。

这种是非无色。怎么非无色呢?因为它本来没有,但用这咒术一呼召,它就有了,所以这叫“非无色”。

由因世界相引轮回:因为世界有互相引,你引我、我引你,这有一种轮回性。性颠倒故:因为这互相相引这种性颠倒故,和合咒成八万四千呼召乱想:所以就和合有一种咒,就会有这一种的成就,成八万四千呼召乱想。“呼”,前几天不是说有“勾召法”吗?这勾召法,又叫“呼召法”。这“呼”,就是呼它的名字,叫它来;本来平时你没有看见它,但是你一诵这个咒,它就现形了,你或者就有的时候会看得见的。这呼召,虽然说是鬼神之类的,但是这是一种咒神,不是一种普通的鬼神。

由是故有非无色相无色羯南,流转国土:因为这个,所以就有“非无色相”这一种的鬼神、护法,或者也有这种邪神,有这个非无色相无色羯南,流转国土。咒诅厌生:在西藏密宗里头,就有这个法。他不愿意活着,他或者念一个咒,七天修这个法,就可以死。而且他不但可以叫自己死,又可以叫其他人死,他这个咒是很灵的。其类充塞:这一类的众生,也到处都有的。
由因世界合妄轮回,罔颠倒故,和合异成八万四千回互乱想。如是故有非有想相成想羯南,流转国土。彼蒲卢等,异质相成,其类充塞。

由因世界合妄轮回,罔颠倒故:因为这世界,二妄相合,辗转互取,故有轮回,有这一种虚妄颠倒。和合异成八万四千回互乱想:那么互相和合,异质相成;异质,不同的;这两种不同的相成八万四千回互乱想。这个八万四千是个总的数目,每一类众生都说八万四千,因为每一类众生都是多得不得了的,数不尽那么多。

如是故有非有想相成想羯南,流转国土:像这样子,所以才有“非有想相”,不是由想像而成的,它是由想像所不及的,它没有预先想到是这样子的;有这种非有想相成想羯南,在每一个国土里都流转。

彼蒲卢等:“蒲卢”,是一种动物,这动物取桑虫做它的儿子。这蒲卢,就是蜾蠃;桑树虫子,又叫“螟蛉”。在中国的《诗经》上,有这么几句话:“螟蛉有子,蜾蠃孵之。”螟蛉生虫卵的时候,蜾蠃就给抢去,抢到它泥造的巢穴里头,它就念一个咒,这个咒是怎么说呢?“像我!像我!”说就好像我!好像我这样子!它这么念来念去,念到七天上,这个桑树虫子果然就变得和它一样了。所以怎么叫“非有想”呢?因为这桑树虫子,没想到它会变成一只蜾蠃。

中国有这个风气,拿其他的人的儿子就做为自己的儿子,这叫“螟蛉子”。螟蛉子,就表示本来不是我的儿子,那么现在做我的儿子,这也就是从这个地方来的。异质相成,其类充塞:桑虫和蜾蠃本来不是一类的,但是桑虫就可以变成蜾蠃的儿子,和蜾蠃是一样的。这一类的众生,也充满法界。
由因世界怨害轮回,杀颠倒故,和合怪成八万四千食父母想。如是故有非无想相无想羯南,流转国土。如土枭等附块为儿,及破镜鸟以毒树果抱为其子,子成,父母皆遭其食,其类充塞。

这是第十二类,这一类的众生叫“非无想”;不是没有想,它有想,可是非常不正常,这也可以说是一种精神的不正常。

由因世界怨害轮回,杀颠倒故:“怨害”,就你怨害我,我怨害你。你杀我,我杀你;你怨恨我,我怨恨你;这种轮回相成,所以就造成这个杀业的颠倒。和合怪成八万四千食父母想:所以就这种的杀业互相和合,这种怨毒充满,所以就成了一种怪现象。这种怪现象有八万四千吃父亲、母亲的肉这种想法。如是故有非无想相无想羯南,流转国土:因为这个,所以就有什么呢?有这种非无想相而成无想羯南,流转国土,好像什么呢?

如土枭等附块为儿:“土枭”,是一种鸟的名,中国人叫它“猫头鹰”,又叫它叫“不孝鸟”。怎么叫“不孝鸟”呢?这种的鸟,它本来没有什么蛋的,它就“附块为儿”,菢那一个土块,它就会菢出它的子来。可是把这个儿子菢出来怎么样啊?这只小的土枭就把母亲的肉给吃了,所以这种鸟叫“不孝鸟”。

及破镜鸟以毒树果抱为其子:这“破镜鸟”,恐怕是翻译错了!本来在中国的书上,有“破獍兽”,这种兽的形像和虎、狼一样,不过没有虎、狼那么大。这种兽也不是它自己生出来的,它用毒树果——那一种有毒的树上果,也可以菢出它的儿子,所以这是非无想。这儿子菢出来,也是把它父母亲就吃了,所以这种破獍兽,又叫“不孝兽”。

子成,父母皆遭其食:土枭附块为儿,破獍兽将毒树果做为它儿子,儿子长成了,都会把父母吃了。其类充塞:这是非无想的这一类,也充满每一个地方。
是名众生十二种类。

是名众生十二种类:这个名字叫众生十二种类,就是前边所说的十二类众生。
阿难!如是众生,一一类中,亦各各具十二颠倒。犹如捏目,乱华发生。颠倒妙圆真净明心,具足如斯虚妄乱想。

阿难哪!如是众生,一一类中,亦各各具十二颠倒:像上边我所讲的十二类众生,在每一类众生里边,不是单单一种颠倒,十二类的颠倒都互相通着的。犹如捏目,乱华发生:这种乱想颠倒,都是从虚妄生出来的。好像你捏上眼睛看东西,有一种狂乱的华就发生;你如果把手放开,就什么都没有了。这表示,因为你追逐颠倒妄想才有生死轮回,在这十二类众生里边互相轮转;你要是不随着妄想转,不随着无明去,你能回光返照,反闻闻自性,把这无明破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颠倒妙圆真净明心:在虚妄生出这种颠倒,对自己本有那个妙圆的常住真心性净明体这个明心,你依真起妄,在如来藏性上边,生出无明。具足如斯虚妄乱想:就有以上所说的这种种颠倒的生死流转的情形,这种乱想是虚妄的,一点都不实在。

‘大佛顶首楞严经’所描述的进行‘入定’之‘入静’前的‘基础条件’与‘入门方法’(渐修方法次递)!

阿难!如是众生,一一类中,亦各各具十二颠倒。犹如捏目,乱华发生。颠倒妙圆真净明心,具足如斯虚妄乱想。汝今修证佛三摩地,于是本因元所乱想,立三渐次,方得除灭。如净器中,除去毒蜜,以诸汤水并杂灰香,洗涤其器,后贮甘露。云何名为三种渐次 ?一者、修习,除其助因。二者、真修,刳其正性。三者、增进,违其现业。

云何助因?阿难!如是世界十二类生,不能自全,依四食住。所谓段食、触食、思食、识食。是故佛说:一切众生皆依食住。阿难!一切众生食甘故生,食毒故死 。是诸众生求三摩地,当断世间五种辛菜。是五种辛,熟食发淫,生啖增恚。如是世界食辛之人,纵能宣说十二部经,十方天仙嫌其臭秽,咸皆远离 。诸饿鬼等,因彼食次,舐其唇吻。常与鬼住,福德日消,长无利益。是食辛人,修三摩地,菩萨、天仙、十方善神不来守护 。大力魔王,得其方便,现作佛身,来为说法,非毁禁戒,赞淫怒痴。命终自为魔王眷属,受魔福尽,堕无间狱。阿难!修菩提者 ,永断五辛,是则名为第一增进修行渐次。

云何正性?阿难!如是众生入三摩地,要先严持清净戒律。永断淫心,不餐酒肉,以火净食,无啖生气。阿难!是修行人 ,若不断淫及与杀生,出三界者,无有是处。当观淫欲犹如毒蛇,如见怨贼。先持声闻四弃八弃,执身不动;后行菩萨清净律仪,执心不起。禁戒成就,则于世间永无相生相杀之业 ,偷劫不行,无相负累,亦于世间不还宿债。是清净人修三摩地,父母肉身,不须天眼,自然观见十方世界,睹佛闻法,亲奉圣旨 ,得大神通,游十方界,宿命清净,得无艰险。是则名为第二增进修行渐次。

云何现业?阿难!如是清净持禁戒人,心无贪淫,于外六尘不多流逸。因不流逸,旋元自归。尘既不缘,根无所偶 ,反流全一,六用不行。十方国土皎然清净,譬如琉璃内悬明月。身心快然,妙圆平等,获大安隐。一切如来密圆净妙,皆现其中。是人即获无生法忍 ,从是渐修,随所发行,安立圣位。是则名为第三增进修行渐次。
‘大佛顶首楞严经’所描述的进行‘入定’之‘入静’前的‘基础条件’与‘入门方法’(渐修方法次递)!

阿难!如是众生,一一类中,亦各各具十二颠倒。犹如捏目,乱华发生。颠倒妙圆真净明心,具足如斯虚妄乱想。

阿难哪!如是众生,一一类中,亦各各具十二颠倒:像上边我所讲的十二类众生,在每一类众生里边,不是单单一种颠倒,十二类的颠倒都互相通着的。犹如捏目,乱华发生:这种乱想颠倒,都是从虚妄生出来的。好像你捏上眼睛看东西,有一种狂乱的华就发生;你如果把手放开,就什么都没有了。这表示,因为你追逐颠倒妄想才有生死轮回,在这十二类众生里边互相轮转;你要是不随着妄想转,不随着无明去,你能回光返照,反闻闻自性,把这无明破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颠倒妙圆真净明心:在虚妄生出这种颠倒,对自己本有那个妙圆的常住真心性净明体这个明心,你依真起妄,在如来藏性上边,生出无明。具足如斯虚妄乱想:就有以上所说的这种种颠倒的生死流转的情形,这种乱想是虚妄的,一点都不实在。

J2立位翻染

汝今修证佛三摩地,于是本因元所乱想,立三渐次,方得除灭。如净器中,除去毒蜜,以诸汤水并杂灰香,洗涤其器,后贮甘露。

汝今修证佛三摩地:你现在修证佛这种定力。于是本因元所乱想,立三渐次,方得除灭:在本来这种的因里边,本有的这些个乱想,你应该立出来三种修行的渐次,一点一点地修行,然后才能把这种的妄想消灭了。

如净器中:“净器”,就是本来干净的器皿。这比方什么呢?就比方这个不生不灭的,我们每一个人本具的如来藏性。除去毒蜜:这个“毒蜜”,就比方我们人所有的无明烦恼。把这个无明烦恼去了,再以诸汤水并杂灰香,洗涤其器:用佛法,就比方用汤水,再预备一点肥皂、香皂等来一点一点地洗涤它;洗,就比方把这个如来藏性恢复本有那种干净的样子。后贮甘露:然后存起来这甘露水,存起来我们自己这种真正的智慧,真正的菩提觉道,所以这比方甘露水。

云何名为三种渐次?一者、修习,除其助因。二者、真修,刳其正性。三者、增进,违其现业。

云何名为三种渐次:怎么叫三种的渐次呢?一者、修习,除其助因:第一种,就是要修行,要把助着造业的这种因除去。二者、真修:第二、要真正的修行,刳其正性:“正性”,也就是业障的识性;要把这个业障的识性──贪、瞋、痴等,都打扫干净了。三者、增进:第三、要往前去修行,违其现业:和他现在这种的业要相违背,要不顺着自己现在所造的业去做。

云何助因?阿难!如是世界十二类生,不能自全,依四食住。所谓段食、触食、思食、识食。是故佛说:一切众生皆依食住。

云何助因:什么叫帮助造业的因呢?它能帮助造恶业,也能帮助造善业;但是现在所谓“助因”,并不是帮助你做善的,而是帮助你做不善的因。阿难!如是世界十二类生,不能自全,依四食住:像这个世界,所有前边讲的这十二类众生,他自己不能生长自己,要怎么样呢?要依靠四食住。

什么叫“四食”呢?所谓段食、触食、思食、识食:怎么叫“段食”呢?段食,就是分段食,一分一分的、一段一段的。六欲天和阿修罗、人、畜生都是分段食。“触食”,在天上有这种的众生,他只触一触就可以饱了;还有鬼神等也是。“思食”,也是在天上,他到时候不要一定吃,就禅悦为食,这么思想一下已经就饱了。“识食”,好像非想非非想处天这四空处的众生,都以识为食。

是故佛说:一切众生皆依食住:因为这个,所以佛说:“一切的众生,都要依食而住。”最初佛要破外道,就对外道说这个“一切众生,皆依食住”,依食而住,就都要吃东西。外道就好好笑了,说:“这还叫一个法?这还用你说吗?谁不知道一切众生依食而住呢?连小孩也都懂得嘛!”佛听他这样子说,就说:“那么你说,这个‘食’有多少种啊?”外道讲不出来了。所以佛就说有四种食,有段食、触食、思食、识食;这外道根本就没听见过,就不懂了。这是佛想要破外道,才说这个“一切众生依食而住”。

阿难!一切众生食甘故生,食毒故死。是诸众生求三摩地,当断世间五种辛菜。

这是第一个渐次,除其助因。这“五辛”,就是助着造业的一个因,所以要先把它除去。

阿难!一切众生食甘故生:“一切众生”,就是十二类的众生。这十二类的众生就包括所有的众生,分析得清清楚楚的。“甘”,就是甜的东西,但是在此地讲,就不一定是甜的。总而言之,吃着它不苦,可以吃的,没有毒的东西,这都叫“甘”。这个“甘”,就是代表一切吃的东西,吃着觉得甘香甜美,所以叫“甘”。一切众生食甘,所以生命就会延长。食毒故死:吃有毒的东西就会死的。这有毒的东西,不一定说是真正有毒的,就好像这五辛,这都谓之有毒的。总而言之,有毒,人吃了它,就有一种不正常的感觉。“故死”,不是即刻就死,就是死得快一点,寿命就不长了。

是诸众生求三摩地:因为这个,所以一切众生若是想要求得到三摩地的话,当断世间五种辛菜:应该首先除其助因,这个助因是什么呢?就断世间所有的这五种辛菜。五种辛菜,前边已经讲过了,就是“葱、韭菜、薤、蒜、兴渠”。薤,就是一种很大的头,有野生的,有家里生的;好像在外国吃的洋葱,那很大一个头,都可以说是薤。蒜,就是garlic。葱,是 green onion;洋葱大约也属onion。兴渠,这大约在印度有,中国没有这种东西,所以也没有翻译;这种东西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呢?大概也都是辣的东西,又叫“兴宜”。这是五种的辛菜;辛,就是“辣”。
是五种辛,熟食发淫,生啖增恚。如是世界食辛之人,纵能宣说十二部经,十方天仙嫌其臭秽,咸皆远离。诸饿鬼等,因彼食次,舐其唇吻。常与鬼住,福德日销,长无利益。

是五种辛,熟食发淫:这五种的辛菜──葱、韭、薤、蒜和兴渠,如果你把它煮熟了吃,它就增加你的淫欲心。肉类也是,为什么修道的人不吃肉类?也就因为肉类帮助人的淫欲心,增加人的淫欲心。这五种辛的东西,也是增加人的欲念;它不是增加正当的欲念,而是增加这种邪念、淫欲的念头。五辛的东西若吃多了,这淫欲快发狂的,男的也离不了女人,女的也离不了男人,就特别有一种忍受不了的性质发生。

生啖增恚:这个“恚”,你可也不要误解了它,这是“瞋恚”的“恚”,不是“智慧”的“慧”!一样的音,“哦,是不是增加智慧呀?”不是的,是增加你的愚痴。怎么叫增加你的愚痴呢?真的,增加你的脾气,就是增加你的愚痴!有智慧的人,不会发脾气的;发脾气的人,多数自己对事理分别不清,事情看不透,发生一种障碍,没有法子解决。没有法子解决,就要发脾气了,结果对于事情也没有帮助。所以为什么会发恚,会有脾气大?就因为吃种种的肉类,会增加你这种无明烦恼。吃五辛,也会增加你的脾气,增加你的无明烦恼,你吃得越多,脾气越大!

以下的经文,你看,吃五辛的东西、吃肉类,鬼天天接近你,和你接吻!

如是世界食辛之人,纵能宣说十二部经:像这个世界,吃五辛或者饮酒食肉的这种人,纵然他能宣说十二部经,十方天仙嫌其臭秽:所有讲经说法的人,如果你斋戒清净,不吃五辛、不饮酒、不吃肉,这个时候,十方的天仙都会来拥护着你,常常来守护着你。天仙看我们人间的人,本来就是臭秽不堪。为什么臭秽不堪?就因为吃五辛、酒、肉之类的,这身上就是有一股臭气,非常不洁净。

你们西方的人,自己或者有的人会觉得,有的人不会觉得。西方的人因为多数欢喜吃牛肉、欢喜吃洋葱,吃这些个东西,身上总有一股好像很膻的气味;这叫一股“狐臭”,由两个胳肢窝底下,生出那一股臭气,喔,离着四、五尺远,就可以闻得清清楚楚的!在中国人里边有的时候也有,但是很少的,十个人里头,都不一定有一个。在西方人——这是我自己发觉到的,差不离(北方话,八九不离十的意思)人人都有,就因为牛肉吃得太多了,羊肉也吃得太多了,葱也吃太多了!所以养成有这种的气味。

咸皆远离:这十方的天仙,统统都远离这个人。为什么?他嫌乎(北方话,嫌弃的意思)这种人不洁净。这种人虽然能讲十二部经,十二部经是:

长行重颂并授记 孤起无问而自说
因缘譬喻及本事 本生方广未曾有
论议共成十二名 广如大论三十三

你把这几句偈记住了,就知道这“十二部经”了!这十二部经,差不离的有很多人都会讲的。可是会讲,你若斋戒清净,讲出来经才会有人听;斋戒若不清净,你讲得再好,也就都是一些个饿鬼听,天仙不听的。

诸饿鬼等:你能讲十二部经,但你斋戒不清净,那些个没有东西吃的饿鬼,因彼食次,舐其唇吻:“彼”,就是讲经的这个人;“食次”,就是吃完了。这个人吃完了,这鬼就来和你接吻了。因为你吃完了,嘴唇都有这股五辛的气味,鬼欢喜这股气味,也想吃这种的气味,就来和你这吃五辛的人接吻,来舔你的嘴唇。佛讲了,鬼神是触食,所以你这儿有一股气味,他就到那儿猛触猛触的,左触、右触,你看不见他,但是他是要这样子来做的。

常与鬼住:这样子斋戒不清净吃五辛的人,常常地和鬼住在一起。可是和鬼同住,自己还不知道,还看不见。福德日销,长无利益:他的福德一天比一天就消没有了,什么利益也没有。

是食辛人,修三摩地,菩萨、天仙、十方善神不来守护。大力魔王,得其方便,现作佛身,来为说法,非毁禁戒,赞淫怒痴。命终自为魔王眷属,受魔福尽,堕无间狱。

你看,你读这个文,就可以明白了!是食辛人:这个吃五辛的人是哪一个?哪一个吃,就是哪一个!你吃就是你,我吃就是我,这没有指定哪一个人,就是说吃这种东西的人。修三摩地:他想修行定力的话。你说怎么样?菩萨、天仙、十方善神不来守护:这所有一切的菩萨、一切的天仙、十方一切护法的善神,因为他吃五辛的关系,所以这护法善神都不来守护他。为什么?太臭了嘛!护法善神都欢喜干净的,因为嫌乎他这个气味太臭了,所以就不来守护。为什么要护法善神守护你呢?就因为有正,则没有邪;没有正,也就有邪了。正,就是护法善神,就是守护修道人的。

现在护法善神不守护了,你说怎么样了?这大力魔王:唉,他一看:“这个地方没有人接近这个修道的人!”哦,好了,他来了!他来,就把你搞得成他的眷属。所以天仙、菩萨、十方善神不来守护这个修道的人,这大力魔王啊──这个大力就是有大势力,他很有势力,得其方便:他就得便了,乘虚而入。

怎么样呢?你说他这个大力,力量有多大?现作佛身:他变做一尊佛。所以我教你,将来你要是得了佛眼,有的时候会看见佛来了,菩萨来了,或者天仙来了,或者神来了。真正的佛、菩萨、天仙、神都有光的,他们这个光是清凉的,照到你身上,你觉得非常的自在,觉得再没有那么舒服了。要是魔呢?他里头有一股热力。不过这个分析,要很有智慧才能分析得出来,才能判断魔和佛的这种光;你若没有智慧,你也不觉得他那个热力是热──当然不像火那么热了,但是它里边有一种热的力量。所以这要有真正的智慧,才能判断魔和佛的这种光。

这个大力魔王,他能现作佛身,来为说法:来给你说法。说什么法呢?你怎么能知道他是魔,怎么能知道他是佛呢?他们所说的法不同。什么法呢?非毁禁戒:“毁”,是毁谤;“非”,就说:“不要持戒!持戒都是小乘人持的嘛!大乘人,杀即无杀,盗即无盗,淫即无淫,这没有关系的。你杀也是没有犯戒,盗也没有犯戒,淫也没有犯戒,根本就没有这些个东西!你不要拘止那个小节,不要这么守这个细行,你犯也没关系!”他这样讲。

可是这个犯,在没受戒之前,你所做一切的事情,不算犯戒的。若受了这条戒,譬如受了不杀生的戒,你若再杀生,这算犯戒。为什么?你明知故犯。受了不偷盗的戒,你又去偷了,这是犯戒;若不盗,就不犯了。你受不邪淫的戒,以前你做邪淫的事情,那不管的,因为那是过去的,不知者不作罪;若受过戒之后再犯,那就是犯戒。不妄语,你没受戒以前,那根本也就谈不到什么犯戒不犯戒,可以随随便便乱讲;受过戒之后,就不可以乱讲的。什么事情,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可以知道说不知道,不知道又说知道。你不可以转弯抹角讲话的,必须要直心是道场,有什么说什么。这是受过戒的,然后才算犯。那么说,这么样子,我可以不受,就不犯了吧?因为你现在知道受戒好,如果再不受,那你又是当面错过。你不受戒,对你自己、对佛法上,也没有进步的。一定循序渐进,若知道这是好,就应该受戒;受戒之后,要好好的守着戒,不要犯了!

而这个魔王就专门破坏禁戒,专门不叫你守戒的。赞淫怒痴:他赞叹淫:“你有淫欲心,那最好了,淫欲越大,你成菩萨的果位也高!你看那个乌刍瑟摩,不也是每一天都需要两、三百个女人?然后他修行,变成火头金刚,那有什么关系呢!”其实他一这样赞叹淫欲,这你就应该知道,他不是真正的佛,他是魔王变化的。他赞叹怒:“啊,那脾气不要紧的,脾气越大,你的菩提也越大。烦恼即菩提嘛!你烦恼多,菩提也就大了。没关系,你只管发脾气去!”

痴,是愚痴,多数做颠倒的事情。好像前边讲的“愚钝轮回痴颠倒故,和合顽成八万四千枯槁乱想”,那个愚钝的轮回,由愚痴的颠倒这种情形,就怎么样呢?“精神化为土木金石”。这不是个个都是这样的,不过偶尔会有精神化为土木金石的情形。那么这个痴颠倒,魔王就赞叹,叫你越愚痴越好;你愚痴,好听它的号令,好入它的党,做为魔王眷属了嘛!所以他欢喜你愚痴的。

好像最近印度有一位姓黄的,他寄一本书来,那本书上就专门赞叹“双修”,男女要在一起修道的;这都是近于一种魔说!魔王就专门赞叹这种,令人不断淫欲,说不断淫欲就可以成佛的。不断淫欲如果成佛,那个佛也变成不清净了!而佛是清净的。什么东西是最污浊、最不清净的呢?就是这个淫欲,这是最不清净的一种东西!所以男女结婚,那个“婚”字,在中文来讲,有个“女”字边,搞个黄昏的“昏”。这是说,一结了婚,就没有智慧了,天天都好像在晚间过生活,天天都在黑天,不清净;天天都是睡觉一样──黄昏,就是要睡觉了。睡觉,就什么也不知道,就愚痴了!所以在中国这字义上,你若是研究起来,很有道理的!说是“头昏脑胀的”,头昏,就是没有智慧了。那个“昏”,再加上个“女”字,不单头昏,觉也昏了!所以这是很厉害的。我说这个“觉”,不是“手脚”的“脚”,是“觉悟”的“觉”。觉悟也不觉悟了,也昏了!你看,厉害不厉害?(北方口语“觉”发音为“脚”)

不过这也不是一定的,应该要把它看得活动起来,不是死板的。虽然说结婚是昏了,你可以在这昏的时候明白,在这昏的时候不糊涂──释迦牟尼佛也结婚了,但是他的智慧比谁都大。所以,方才说吃五辛的人,那鬼就和他接吻,常常和他住在一起,我们所有的人是不是就生一种恐惧心?如果你不怕,那是没有问题;如果你怕的话,就不要吃五辛这种东西,它自然就离你远了。你不吃,天仙、菩萨就守护着你,鬼就会跑了。

结婚,虽然说头昏脑胀的,但是可以“头昏觉不昏”;这个“觉不昏”的意思,就是说你虽然结婚了,若有觉悟性,就是我说的“头昏觉不昏”。你可以学我们那个大觉世尊释迦牟尼佛,那就不会黑暗,会光明了。我们现在跟释迦牟尼佛学智慧、学佛法,我们一切一切都应该以释迦牟尼佛做我们的一个榜样、一个标准。所以就结婚的人,也不必忧虑,只要你能“入阵出阵”,能以在这个境界上明白这个境界,不被它所迷,这就不要紧了!我并不是要反对每一个人结婚,我是把这个道理给提出来。我们要研究这个道理,所以果容也不必担心!

吃五辛的这一种人,因为天仙护法、菩萨善神都不保护他,所以大力的魔王就得便了;大力魔王得了方便,就变现一个佛的身体,来给他说魔的法,赞叹淫欲、赞叹瞋恚、赞叹愚痴。于是乎,这种的人受魔王的迷惑,就没有正知正见,没有真正的智慧了。没有真正智慧,没有正知正见,有什么呢?就有了邪知邪见。魔王说淫欲好,他也信了:“这佛告诉我的嘛!佛告诉我说淫欲是没有关系,不要紧的!”又说是:“烦恼也不要紧的,烦恼即菩提,这是佛告诉我的!”本来是魔王给他说的法,他说是佛说的,这就叫“认贼作子,认魔王作佛”了。

所以命终自为魔王眷属:等他寿命尽了,在这世间上福享尽了,就命终了。死了,跑到什么地方去呢?就乖乖地跑到魔王那边去,做魔王的眷属了。为什么做魔王眷属?因为他在生就相信魔王所说的法,就是存一种邪知邪见。受魔福尽,堕无间狱:魔王也有他的福报,等他受魔王的福报尽了,就要堕落到无间地狱里头去。因为他邪知邪见,做完了魔王眷属,魔福享尽了,又该堕落无间地狱里头去。什么时候出来?那没有人知道了!
以前有这么一个修行的人,他念“南无阿弥陀佛”;虽然念“南无阿弥陀佛”,但是他很贪心,贪什么呢?就贪银子、金子。他修行,念佛是念佛,他听说极乐世界是黄金为地,金子非常之多,说:“我若生到极乐世界,黄金为地,我一定要存起来一些个金子!”那么在这个世界,他也存一些个金子、银子。有一天,他看见阿弥陀佛拿着一朵莲华来了,对他讲:“你今天应该往生极乐世界了!你可以把你的金子都带着!”他就把他大约有四、五百两银子,都放在这朵莲华上。可是他自己还没有坐到这莲华上,这莲华就没有了,阿弥陀佛把这些金子、银子就给拿走了。他想:“喔,阿弥陀佛也是欢喜钱,也欢喜这金子、银子的!看见我的钱,就拿走了!”

他本来是在一个家庭里住着,这是人家另外供养他。正在这个时候,这个家庭里边,就生了一只小驴──驴就是马之类,比马小的这种动物。这小驴一生出来就死了,看这小驴肚里很重的,一扒,啊,这个老修行的银子、金子,都在这驴肚里。这老修行说:“喔,我贪心这么重!幸亏这回我没有去!我如果去,不也就做驴了?原来阿弥陀佛来接我,这还不是真正的境界!”自己庆幸,他幸亏没有跟着这一个“阿弥陀佛”去。

由这个,说:“阿弥陀佛是不是有的呢?”阿弥陀佛是有的,但是往往人邪知邪见,就有魔;那个魔也会现这个相,和阿弥陀佛一样一样的。所以在这里边,我们知见一定要正的。知见正怎么样啊?切记不要生贪心,不要贪财,不要贪着说:“喔,我若生到极乐世界,那儿黄金为地,我把那个金子收起来多多的!”他因为有这一念要收金子,所以几乎就变成驴。想要到极乐世界去掘金的这一类人,都应该发一种觉悟心:极乐世界虽然说黄金为地,但是你可不能存自私自利的心,预备给自己将来随便用的。所以修行,就这一念之差,就会发生魔业。
阿难!修菩提者,永断五辛,是则名为第一增进修行渐次。

阿难哪!你听见我说了没有?修菩提者:修行菩提道的人,永断五辛:一定要不吃这葱、韭、薤、蒜和兴渠。你若吃这些个东西,就会跑到魔王那里边去;不吃这些个东西,你就会到佛的眷属里边来。是则名为第一增进修行渐次:这是对修道的第一种增进修行渐次。修行渐次要除助因,什么是魔王的助因呢?就是这五辛。你不要把它看得简单了!你因为有五辛,就变成混浊了,就不清净了;不清净,就和魔王眷属相合了。魔王的眷属,就是不清净的;他是越不清净,他越欢喜。
云何正性?阿难!如是众生入三摩地,要先严持清净戒律。永断淫心,不餐酒肉,以火净食,无啖生气。阿难!是修行人,若不断淫及与杀生,出三界者,无有是处。

这第一种的增进渐次,就是不吃五辛;不吃五辛,也就要不吃一切的肉类。第二种的增进渐次,就是要正性。

云何正性:什么叫“正性”呢?正性,就是正业识之性,业识之性要把它改变过来。要怎样子正性呢?阿难!如是众生入三摩地:想要得到定力,要先严持清净戒律:你首先要修行。“严”,就是自己对于自己很严厉的,一点都不马虎。“持”,就是执持。执持什么呢?执持戒律,就是依照戒律修行。在你没有受戒之前,你所犯的,那不算犯戒,因为你不知道,不知者不作罪。你若受了戒之后,就不可以再犯,所谓“不再犯”,就是不可以扩充你的这个罪过。譬如在没受戒之前,欢喜做种种不规矩的事情,那么在知道受戒的这种法后,就应该受戒,以后就要把所犯的毛病改过自新。

永断淫心:淫由爱欲而生,淫欲是由无明生出来的。譬如你若是为着生子育女,而和自己的妻子,这不算的。或者有一种的因缘,你想帮助人,不是为自己的一种自私而寻求一种虚妄的快乐,这也不犯的。为什么?你想要帮助这个人、度这个人,做你所不愿意的事情,这是因时的一种通权达变。

不餐酒肉:就是吃斋。“不餐”,也就是不吃。酒有什么不好处呢?肉又有什么不好处呢?酒能乱性,因为你一喝了酒,性就不定了,就会做了很多不合理的事情,所以就应该把它戒除了,你的性就不会不定,不会颠倒了。并且酒也有一股酒气,人闻着这酒气,认为是好闻的;在天上那个天仙、神、鬼──鬼闻着它不是怎么不好的,鬼也欢喜的;在正神和菩萨,闻到这个酒气,都不高兴的,都不愿意闻的。菩萨、罗汉闻到酒气,就好像我们闻到尿那个味一样,它又臊又臭,所以他就不高兴。你看,我们人不愿意进厕所,可有一些个吃屎的虫,在厕所里专门吃那种东西,它欢喜吃的!这个酒、肉,因为它也是一种帮助淫欲的,所以修道的人就不应该吃它!

以火净食,无啖生气:什么生的东西,甚至于蔬菜,都应该把它用火煮熟来吃,不要吃这个生的东西。因为生的东西,多数就会帮助你的瞋恨心。所以,阿难!是修行人若不断淫及与杀生:这一类的修行人,若不断这种不正当的邪淫和杀生的话。出三界者,无有是处:说想要成佛,决定没有这个道理的。
当观淫欲犹如毒蛇,如见怨贼。先持声闻四弃八弃,执身不动;后行菩萨清净律仪,执心不起。

当观淫欲犹如毒蛇:你应该作这种的观想。观想什么呢?喔,这淫欲就像毒蛇那么毒!被毒蛇咬一口,恐怕有的时候,就会把生命都丢了,所以你若看这个淫欲好像毒蛇那么毒,就不会那么欢喜了,淫欲心就不会生了!为什么?你见着它像毒蛇那么毒,又像虎狼那么厉害──虎狼,你除非不碰着它,碰着它就没有命了。如见怨贼:又观淫欲,就好像见着那个和你有杀生怨仇的土匪。

先持声闻四弃八弃:这应该先持声闻的戒。声闻的戒是什么?就是四弃、八弃。“四弃”,就是杀、盗、淫、妄。比丘尼再加上“触、入、覆、随”这四种,就是“八弃”。执身不动:你先修行声闻的这四弃、八弃,把身修得不造这种的业了。

后行菩萨清净律仪:然后再修菩萨的戒;行菩萨戒,就是守十重四十八轻戒。对于这个律仪,守得特别清净。执心不起:在心念里头都不生这种的淫欲心,都不生这种的邪念,这才是修行人应该行的道路。

禁戒成就,则于世间永无相生相杀之业,偷劫不行,无相负累,亦于世间不还宿债。是清净人修三摩地,父母肉身,不须天眼,自然观见十方世界,睹佛闻法,亲奉圣旨,得大神通,游十方界,宿命清净,得无艰险。是则名为第二增进修行渐次。

禁戒成就:“禁”,就是禁止;“戒”,就是止恶防非。可是这里边,有种种的开缘,又有遮缘,这分开、遮、持、犯四种。开,有的时候这个戒律开开,你就做了也不犯。遮,就是防止,好像这饮酒什么的,你若不饮酒,就不会犯戒,所以就不要饮酒,这是遮。持,就是执持,照着修行,依照这规矩去做。犯,就是犯戒。

怎么叫“开”呢?在以前佛住世的时候,有两个比丘在山上住着,有一个女人就走到这个山里,这个时候,这两个比丘中,就有一个到城里去买东西,就剩一个比丘在这儿睡着了。他大约也很懒惰,在山里头也没有人管,他就睡觉,也没有穿什么衣服。僧人在印度不穿裤子,就那么围着一条裙子,上面搭这个衣,就这么样在那儿睡着了。这个女人也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到这儿一看,有一个男人,于是乎她淫欲心也就动了,就把这个比丘给强奸了。

强奸完了,到城里买东西那个比丘也回来了,这个女人就跑。那个比丘就问说:“这个女人来干什么?她跑什么?”这个比丘就说:“这个女人不是个好人,她把我强奸了,令我犯戒了!”那个比丘说:“这还得了!我去把她抓回来!我们到佛那个地方告她去!”于是乎就追这个女人,一追,这个女人慌慌张张一跑,跌到山涧里,就跌死了。

这两个比丘,一个犯淫戒,一个犯杀戒——这个女人虽然不是他亲手杀的,如果他不追她,她就不会死。这两个比丘一想:这回可坏了!这回糟糕了!到佛的面前去,请佛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没有罪?佛说:“你们去请教优婆离尊者!”优婆离尊者一听他们俩个人一个犯淫戒,一个犯杀戒:“这个不能改悔的,这不通忏悔的。你们两个人将来一定堕地狱的!”这两个人一听说要堕地狱,就痛哭流涕,各处去找人帮忙,说得有什么法子不堕地狱?

一找,就找着维摩居士。维摩居士就问:“你们两个哭什么啊?”他们就说怎么样子犯的淫戒,怎么样犯的杀戒。维摩大士说:“你们两个没有犯戒!你们只要肯改过自新,我给你们两个人保证,你们不犯戒的!”为什么不犯戒呢?“罪性本空”,这不是有心犯的,不是故意来犯的,这不算的,可以开缘的;于是维摩大士就给这两位比丘说这种的法。这两位比丘听维摩大士这样一讲,两个人当下就开悟证果,以后都成阿罗汉了。

所以在这禁戒里边,有种种说法不同的。不过这种开缘,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开的,因为如果你开得太多了,人人根本也就不守戒律了!说:“这有开缘,可以开开的。”所以佛不主张讲这种法。

那么禁戒成就,则于世间,永无相生相杀之业:“相生相杀”,生了又杀,杀了又生;杀生的这种罪业,永远没有了。偷劫不行,无相负累:偷劫的这种罪业也没有了,你不短我的,我也不短你的;我不吃你的肉,你也不吃我的肉;我不欠你的债,你也不欠我的债;彼此你不亏负我,我也不亏负你;你不累我,我也不累你。亦于世间不还宿债:也在这个世间,“不还宿债”,你就前生造的什么罪业,也不需要还了。为什么?你和畜生断往来了!你不吃它的肉,就和它没有什么关联了。

是清净人修三摩地:这个不吃五辛的人,不喝酒,也不吃肉,又能严持四弃、八弃的戒律,他若能再修三摩地。父母肉身,不须天眼,自然观见十方世界:就是在父母生的这个肉身上,也不须得到天眼,自己就会看得见十方世界。睹佛闻法,亲奉圣旨,得大神通:能遇着佛,能闻法,亲自听见佛这种慈悲的懿旨,他会得大神通的。得到什么神通呢?

游十方界:他就在这个地方,可以到十方世界游玩去。宿命清净:他得到宿命通。这个人,于肉身虽然没正式得到天眼通,但是也相似天眼;没正式得到天耳通,也会得到相似的天耳。得无艰险:他永远也不会遇着艰难和危险的事情。

是则名为第二增进修行渐次:上边的“正性”,能正自己业识之性──就是以前不正当来的,现在把它改过自新,能以守持戒律。能以守持戒律,这一点,就是第二种增进修行的渐次。
云何现业?阿难!如是清净持禁戒人,心无贪淫,于外六尘不多流逸。因不流逸,旋元自归。尘既不缘,根无所偶,反流全一,六用不行。

前面讲的是“除造业的助缘”、“改正业识的这种性”,现在是讲“违背现业”,就是今生所造的这种业,也要把它违了。“违”,就是违背;违背现业,就是不顺着现在所造的业去跑,要改回来。

云何现业:怎么叫“现业”呢?阿难!如是清净持禁戒人,心无贪淫:像上边所说,这个清净持禁戒的人,他心不贪淫。不是有一种贪心,贪图淫欲这种虚妄的快乐。既然不贪了,所以他就清净。他清净了,于外六尘不多流逸:在色、声、香、味、触、法这六尘,他就不随着六尘的境界所转;不奔逸于六尘的境界了,就是回光返照,能以回来。

因不流逸,旋元自归:因他不随着六尘转了,他就返本还原了,就回光返照,反闻闻自性,修耳根的圆通。尘既不缘:六尘的境界既然不和他有一种的缘,就和他没有什么关联,没有什么因缘了。根无所偶:六尘既然断了,六根回来了,那么这六根和这六尘就不会相对着;不会相对着,所以叫“根无所偶”。“偶”,就是相对着;好像男女结婚,在中文叫“配偶”,就是两个相对着的。反流全一:这个反闻闻自性,入流亡所。“反流”,就是反向回来,修耳根圆通;“全一”,把六根、六尘这种的性都规制到一起了。六用不行:六根也不去追随这六尘的境界了。

十方国土皎然清净,譬如琉璃内悬明月。身心快然,妙圆平等,获大安隐。一切如来密圆净妙,皆现其中。是人即获无生法忍,从是渐修,随所发行,安立圣位。

十方国土皎然清净:在这时候,这十方国土都是很皎洁、很清净的。比方什么呢?譬如琉璃内悬明月:好像琉璃里边悬挂着一个明月,所以谁都看得见,就是透明体的。

身心快然:在前边说,好像在一个琉璃里头悬着明月一样,那么玲珑剔透,外边也能看见里边,里边也可以看见外边。这表示这个修道的人,修得身心清净,好像琉璃那么光明、那么透明,所以在这时候,这身也非常快然,心也非常快然。“快然”,就是快乐的样子。妙圆平等:这时候,得到这种微妙圆满,而又平等的法性。获大安隐:得到这个最安稳的。“安”,就是平安、安乐;“隐”,就是这种乐,自己知道,旁人不知道。一切如来密圆净妙:十方三世一切的佛这种秘密而圆满又清净微妙的这种法性,皆现其中:这个修道的人,就都得到这种的境界。

是人即获无生法忍:得到这种境界的这个人就得到无生法忍,也不见有少法生,也不见有少法灭,就是这个法没有生灭了;得到这个没有生灭的法了,叫“得无生法忍”,得到这种的境界也是很不容易的。从是渐修:从这个地方渐渐地向前去修行。随所发行:随着他所得的这一个修行的功夫,而发出一种行愿。安立圣位:他在一切的圣位上安立。“安立”,是不动不摇的。

是则名为第三增进修行渐次。

是则名为第三增进修行渐次:这个就叫做第三种增进的修行渐次,这种要违其现业的修行渐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