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谁先醒?

我们中的很多人一直都在坚信,成功就是找出那个真正的自己,活出真正的自己,做自己。这似乎听起来不错,但问题是,什么是真正的自己?有没有真正的自己?如果你不能确定什么是真正的自己,那么你的寻找将变得没有方向,你将浪费大量的时间不停地更换你的目标,因为你不确定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如果压根就没有一个真正的自己的话,那么你是在追逐一个不存在的幻觉,白白浪费功夫。

那么,到底有没有一个真正的自己?根本没有一个独自的、确定的、真实的自己!你所谓的真正的自己,只是你的压抑、你的理想、你的梦想、你的幻想的投射物——一个纯粹由想象合成的虚幻的影像!它随着你投射的变化而变化,它往往是不稳定的,因为心的投射在不停地变。往往你一年前认为的理想的自己,一年后就会变得完全不是你想要的;隔着很远的距离,你认为某种形象应是你,一旦走到跟前,它又变得不符合你的要求了;即使你最坚固的想法——从小到现在一直不变的理想中的我——也只是一个妄念,只是这个妄念更加坚固而已。

本来就没有一个真实的我,所有你看见的“我”只不过如一轮月影,看似有,实则无,它是一个纯然的幻觉。这是为什么你找不到它,抓不住它,确定不了它的原因。实际上没有人能做到这点,没有人能用自我搞定自我,没有人能携带着他的自我而变得十分幸福、稳定。自我的特性就是虚假、不真实、不稳定、不确定、变易、虚幻,追求这样一种东西,你怎么可能变得稳定呢?你怎么可能得到你想要的呢?凡所获得人生安乐、稳定的人,不是找到和成为了一个他理想的“我”,而是根本舍弃了这样一个我!你不可能用自我实现安定、满足和永不变易的快乐,除非你舍弃了我,以无我的状态生活!

我们总以为我们的不快乐来自于外在,因此我们不停地换工作、换男女朋友、换住房,换人际关系,然而,最终我们还是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快乐。你究竟想要什么?是什么在促使一个人花数十年的时间不停地寻找?说白了,你想寻找的是真相,因为唯有真相才能给你带来内心真正恒定的安乐;安置在你生命中的寻真的机制和本能对虚假的辨别在让你在不停地寻找它,直到你找到它。你不会停下你的脚步,直到你虚假的“我”死于真相面前。凡所找寻,都是不安的自我对它自身真实性怀疑的显现,它找寻的动力来自它对真相的渴求和对自身虚假性怀疑的程度。

真正的安定来自“自我”的死亡,当自我认识到它根本就不存在时,它的挣扎和找寻的脚步停止了。你必须在你肉身还活着时,体验到自我的死亡和它死后的世界,否则,真正的安定无法发生。在真相被发现之前,工作是次要的,亲密关系是次要的,金钱和好名声等是次要的,因为那些不能真正给你带来你想要的。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工作关系、亲密关系、金钱和荣誉关系,一切只不过你和你投射物的关系。一切外部的矛盾必须转移到内部来,在那内部里得到真正的认识和解决,否则,你就是在错误的地方工作和努力。犹如在黑暗的屋子里丢了针的人,却到看起来光明的外面寻找一样,不能成功。

当没有自我了,你必然落回到当下;当自我不再向外寻求了,你必然看见此刻现在的你。惟有当你看到此刻现在的你——你才能找到你一直想要的幸福和安定。否则,离开当下和现实,往哪儿注目和落脚不是虚幻呢?虚幻的存在怎能给你带来真实的快乐和安定?心灵导师们教育我们要活在当下、回归现实,这说法没错,但前提是你必须认知到自我的虚假和无我的实在,否则,你怎么可能真正回到当下、活在现实呢?不死的自我会无数次地发放它的虚念把你带入虚妄之国。因而,如果你不确定自己到底要找什么,如果你需要一个找的话,那么就找找“无我”吧?去认识“我”的不存在,去体会我不存在后的生命状态!

没有真正的自己,真正的自己就是当下的自己;做真正的自己的唯一机会是当下,你不可能在当下以外找到真正的自己。外在没有你想要的,你必须在内在里发现你想要的一切。如果你任由你的念头带着你飞,你必然体会到不安定;如果辨别了念头的虚假性并发现无所带者,你开始在安定的土地上生根。所以说,在挣钱活命的工作之外,如果有可能,就再做这样一份工作吧:一边修持觉性,增长觉知力;一边去辨别“自我”根本就不存在!

最终你将认识到:根本就没有一个真正的自己,个体并不存在。发现这并不是坏事,这是一个好消息,它带来你人生的彻底解放。因为认识到实质并没有一个单独的我存在,你放弃了维护这虚幻的、虚假的、不确定的、极容易变易的“我”,你开始开放在全体存在的无限舞台上,观看现实原本的富足和那无限的、不可预知的和合现象的呈现。观察时没有观察者,没有实然的观察对象,有的只是一场有趣的自娱游戏,生命躺在涅槃的床上,清醒地观看它自己无限的、卓越的、壮丽的梦境。

在生命这场梦里,你首先从无我中看见一个“我”,然后那“我”有了它自己的理想、它自己的梦想、它自己的喜怒哀乐……梦或人生就这样开始了。那自我极容易变幻:它的理想和生活由一个个具体的事件组成,这倒映在你的眼前便是——现实生活中的上学、工作、找对象、结婚、生子、做生意等等。发生在现实里的每一件事,你所遇见的每一个物,都如梦般的;因为那件件事、个个物都是投射的产物,是投射的即是如梦的。

此时此刻,这世界的每一个人都在做梦:有人在做我想要个男孩的梦,有人在做我要觉悟的梦,有人在做我想买套房子的梦,有人在做我生意要成功的梦,有人在做我考试要考好的梦……做梦本来不是坏事,问题是,你的梦境给你带来什么?如果你一直做的是个美梦,所体验到的一直是快乐安然,那也没什么;如果你做的是噩梦,体验的是恐惧、焦虑和无穷无尽的烦恼,那最好快醒来吧。实际上,噩梦本身就携带了导致你觉醒的机制,愿更多的人从“人生”这场大梦中醒来。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