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法门:离一切相,即一切法

离一切相,即一切法

摘自净土大经科注(二次讲)-第14集(净空法师)

    下面说,「离一切缘虑分别语言文字相」。缘虑是什么?你没有办法想像的,你一想全错了,你用言语说也错,你用文字写也错。「而缘虑分别语言文字,非离此别有自性」。这些东西,缘虑,缘是第六识,虑是第七识,分别是前五识,语言文字这些东西是自性,就是真心,就是自己的真心本性。这有个小註,「如上喻中诸器皆不离金」,这些东西也不离自性,全是自性变现出来的。「要之,离一切相,即一切法」,这两句话重要。离一切相就是不起心、不动念,只要真正做到不起心不动念,即一切法,本来就是自性,就是自己(我们前面所说的)现前一念心性,一切法都是一念心性所变现出来的,佛法也是,世间法也是。世间法跟佛法不二,迷的时候有二、有三,悟的时候不二。「离故无相,即故无不相」,无相无不相你都见到了。你要是离,统统放下,就见到无相;你觉得这一切就是的,你就见到无不相。「不得已强名实相」,实相两个字也是假设的,也不是真的有个实相。你要是认为这些差别相之外还真有个实相,你去找去,你永远找不到。为什么?原来差别相就是实相,无相是实相,无不相也是实相。所以实相无相、实相无不相,多念几句,反覆念几句,慢慢你就明白了。问题全不在外头,都在自己起心动念、分别执着,只要你有这个东西,你就永远搅不清;你要是把这个东西放下,清清楚楚、了了分明,就在当下!得受用。

  「可见实相乃吾人当前一念心性之强名」,这个名字是勉强用的,不是真的,它没有名字相。名字相全部都是勉强建立的,为了教学方便建立的,你不执着,你就证得;你要执着,就麻烦了,死在名相之下。所以,为什么马鸣菩萨教我们不要执着名字相、不可以执着心缘相?自己以为怎样怎样,全是你自己的妄想、你的妄念,不是事实真相。「吾人一念心之性」,这个性是本体,是一切万法的理体,「强名为自性」,勉强取个名字叫自性,你千万不要执着真的有个自性,你要执着,那就错了。所以离一切相,即一切法,这句话重要。可见实相乃吾人当前一念心性的强名。吾人一念心性之性,这性强名为自性。

  「二祖觅心不可得,即是安心竟,但不可言其无」。达摩祖师到中国来,传承禅宗,在少林寺面壁九年,才出现一个慧可。慧可很难得,求老师父指点,老师父在打坐,外面在下雪,他站在门口。站了多久?那个雪下到膝盖,总有一尺多深,那下了很久,他还站在那里。老和尚还是闭着眼睛,老和尚很清楚,老和尚是达摩祖师,如如不动。慧可就是表示他的诚心,那个时候出家人身上都带一把刀,戒刀,衣服上这个带子就是挂刀、拴刀的,把刀解下来,把自己的手,胳膊这里砍断,拿着左手供养老和尚。老和尚这个时候不能不睁眼睛,他说你这是为什么?慧可说,我求大师安心,我心不安,求大师安心。达摩祖师伸出一只手(现在很多达摩祖师的像,都造这个像出来),这就是你把心拿来,我替你安,心拿来,我替你安。慧可法师回答,他想了半天,「我觅心了不可得」,我找不到我的心。达摩祖师说,「与汝安心竟」,我把你心安好了。他在这一句话里头开悟了,他衣钵就传给他,禅宗第二祖。真诚到极处,一句话把问题解决了,他就捨妄证真。所以二祖觅心不可得,那就是安心竟。但不可言其无,你说它有,不行,找不到它;你说它无,你也找不到它;你说它非有非无,你也找不到它。后头有「离四句,绝百非」,只要你起心动念,你就找不到它;不起心、不动念,它就在现前。这是大乘最高的佛法,这是大乘究竟的境界,在哪里?就在当下,就在眼前。问题就是我们没有办法放下起心动念、分别执着,所以陈年累劫浪费多少时间,找不到。

  「六祖云: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亦不能执为有」。是能生万法,你不能执着它有。好比我们今天电视,频道一打开,你看里面五花八门,样样现象出来了,不能说它有。我们今天看这个花花世界,你不要当它是有,当它是什么?这是萤幕现出来的,电视萤幕、电影屏幕现出来的,它根本就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心就清净,你心就不生烦恼,你就得大自在,那就叫成佛。你认为它有,错了,你是凡夫;你认为它无,你也错了,你也是凡夫,你出不了六道轮迴。你要知道,有这么回事情,统统不执着,有亦是、无亦是,统统都是,你就真的见性,你真的证得实相。所以六祖这句话说得好,自性能生万法,不能执为有。你认为一切万法真有,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