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身体的本质属性 – 色法

人类的身体纯粹是由色法组成的,是有限的。从时间上看,它的存在有时间的限制。从活动范围看,因其骨与肉的结构性质,过度的冷与热以及高幅射等环境因素都会影响它,它的缘起(存在的环境)是有条件的。从能力上看,因它有限的体积与重量,使其不可能支撑过多的负荷等等,这是身体的最基本事实,也是由色法组成的一切事物的共同特点。佛陀曾在《相应部》中说:「诸比丘,为何说是色?因为它被破坏,所以称之为色。被什么破坏?被冷、热、饥饿、口渴、苍蝇、蚊子、风、烈日及爬虫所破坏。」
人类文明五千年,身体的这些事实是显而易见的。人们常说,生命有限,指的是由色法组成的生物体的存在期。色法是有限的,人类的心可以对事物进行认知,可以制造太空飞船到达其他星球,这是心的力量,而非身体的力量。身体终究是有限的生物体,它不能去一些地方。在远离地球的太空,宇航员要有必要的防护,这是身体本身的局限。
心的认知能力是无限的,到达任何地方,心是不受身体结构限制的。但因为人类的心接触外界时需要通过身体及其认知器官,身体不能到达的地方,多数时候心就无法感知、看到和听到,所以心的活动也受制于身体的性质。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身体对外界的感觉器官,如眼、耳、鼻、舌、身这五大类有其局限性,因这些局限性,一般来说,心也只能在身体的基础活动范围内进行认知的活动。
禅修所要观察的就是这样的事实,身体组成物是怎样的?身体的活动范围以及它的性能是怎样的?它的来处与去处是怎样的?最终,它的究竟本质是什么?在这方面,现代科学知识可能会有所帮助。通过科学的观察、分析与认知,人类可以知道人体的本质——血与肉的生物体。身体与别的生物体甚至于其他的物质在组成的本质上没有特别的不同。
但是,所有的众生都认为身体本身就是我自己,佛陀以高度智慧洞察到,纯粹的人类身体(有别于心)只是色法,这是佛陀对人类的最伟大贡献,他指出了这个修行方向,智慧的禅者可以从佛陀的这个指引中真正地了解自己——身体,这是心从身体中解脱的必要而唯一的步骤。
科学的研究方法是,要掌握真理,必先要进行研究与认知。认知身体的终极真理也是如此,要从观察身体的本质开始。怎样观察身体的本质属性呢?对此,佛陀开示了观察的方法——身念住,通过他的方法,人类可以真正地认识自己的身体性质是,从而在认知身体的禅修活动中转化心对身体的立场与观点。
佛陀的方法集中地在《大念住经》中得到了记载。在这部重要的经典中,佛陀开示了六种观身的方法。修行者可以从中选择一种或几种,进行科学的观察,以期达到对身体终极本质的究竟了知,这是增长智慧的必由之路。
现在的人们生活比较富裕,提升智慧的方向确定在对身体的了解上是很洽当的。毕竟人们要藉此身体为活动的根本,身体的生与死也时时刻刻牵系着人类的心思。衰老、生病、损害与恐惧与身体有着直接的关系,欲界的众生,他们的心一直在身体上进行计较。因此,了解身体的根本属性,是心从身体中把自己解放出来的重要方法。
对于身体的科学观察,佛陀是这样教导的,身体是“无常、苦、病、痈、箭、恶、疾、敌、毁、难、祸、怖畏、灾、患、动、坏、不恒、非保护所、非避难所、非归依处、无、虚、空、无我、患、变易法、不实、恶之根、杀戮者、不利、有漏、有为、魔食、生法、老法、病法、死法、愁法、悲法、恼法、杂染法”,这是佛陀高度概括的身体本质属性,同时也是五蕴的四十种内在本质,依照佛陀的指引,观察身体的这些本质,可以使心对身体的认知中转化为对色法的认知。在观察纯粹的身体组成属性方面,《大念住经》称为观察“内在”与“外在”的身体,所有人的身体都是一样的——色法。虽然每个人的学识、地位、品质、个性等有所不同,这是心的形式,而非身体的属性。所有人在身体基本属性方面都是完全一样的,这是建立佛法智慧的一个基本起点。
依照《大念住经》观察身体的色法属性时,要抛开人的社会属性。如果把社会属性加进去,就会误导修行,使观察产生混乱。这里必须理清,禅修所要观察的是纯粹的身体,而不是身与心的混合体或心,所以必须要先去掉身体的社会性。所以在这方面,佛陀要求观察者要独处,只有在一定形式的独处中,人的社会属性才能慢慢退却,而人的最基本属性才能逐渐显露出来。过多的社会参与,直接影响禅修中的观察。
人类的身体形式虽然从外在看来是多种多样的,例如一个人的身体,有美与丑,老与幼,男与女,甚至于连带他的地位、名声、职业等等,这些都是人们赋予身体的社会性,而非纯粹身体的本质特征,在观察身体时是不能考虑这些因素的。科学的观察与研究都是这样进行的,对观察研究的目标进行严格的区分与定义,以保证所观察的目标没有混非观察的成份。禅修者观察研究身体,也是同理,必须要面对纯粹的身体,所以先要严格地去掉非身体的要素,如此禅修的观察才是有效的。
身体是纯粹的色法,它是四究竟法之一。究竟的意思是,它是超越世俗的,是最为真实的事实——绝对真理。人类的知识中有世俗与究竟之分,世俗的知识与智慧并不究竟,它是概念与观念的形式,而非最真实的事实。例如人、男人、女人、动物等,这是世俗的定义,但佛法的科学是在更加精细地对身心现象进行再区分与再研究,这即是说,佛法从这些世俗的概念中发现,这些世俗的概念所代表的事物并不是最终的事实,也并不真实。
在实际上,世俗的概念非常粗糙,多数是藉由心的想象而制造出来的。在佛法看来,所以佛法认为世俗的概念所代表的事实并不究竟,也不真实,是概念化的事物,是由心构想而成的产物。
当人们说身体时,自然地把它与人与我联系起来,而佛陀以智慧看到,身体其实只是色法,这是从究竟法的方式来看的,色法是一种存在之法,例如每个人的色身的存在是一个事实,但它的不变的本质是朝同一个方向——衰老并死亡,这是单向的,不能逆转。这里说的只是纯粹的身体,身体不断地衰老直到死亡,这是生物性质的规律所决定的。能认知这一规律的是心,心不会跟着身体去衰老直到死亡,心是非物质的,它是因环境而产生的。
身体有其本质,心也有其本质。色法会生、老、病、死,但心不会。佛陀说,这一点可以藉由智慧的禅修者亲自体验。
究竟法是佛法研究的目标,禅修者可以从世俗的知识当中提炼出究竟的对身体的智慧。究竟法是实际存在的本质,它非常微细深奥,超越人类的知识,缺乏佛法训练的人无法感知到它们。未接受佛法禅修训练的人无法看到身体是究竟的色法,这是因为他们的心受到世俗观念的影响。世俗观念是把究竟法包装成世俗现象,从而蒙蔽世人。世人看不到究竟的事实,是因为他们受到世俗观念的蒙蔽,从而无法看到最真实的事实。
唯有运用佛法的智慧,先如理思维,再进行如实的观察,人们的心才能超越世俗的观念,直取究竟法。究竟法是究竟智范围的目标,世俗的眼光看不到它。佛陀一般把有情或人分析为五种究竟法,即:色、受、想、行、识五蕴。但世俗的眼光看这五种现象,只能看到一个人或我,佛法修行的过程就是一个看到究竟法的过程。历练心的眼光,让它看到最究竟的事实,这就是佛法智慧的修行过程。
所有的色法只有一种存在,它没有认知力;色法是欲望的目标,属于世间;它本身不能缘取任何目标,因为它的这些特点,在正智中也是不同于烦恼,是不必有意识地断除的。它们不与善、不善或无记相应,只有名法才会与这些因缘相应。
认为身体是自我,这是世俗的观念,在这种观念下,时间于是就产生了。因为时间,于是有了生与死,同时也有了贪婪与痛苦。所以,禅修者如果能观察身体,基本上都会知道痛苦多数来自于身体;对身体的担忧,对受到伤害的忧虑,恐惧也来源于身体。如果通过科学的观察,能真切地看到身体的终极本质——色法,身体、时间和财产等都将不会成为心忧虑的目标,总之,世间将不再成为负担。其实,痛苦、烦恼与生死本来是不存在的,它们是藉由心的错误认知而来。消除了心的这个错误认知,这些将会彻底地消失,永不再起。
其实,身体的生物性质——色法,这本来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但因为众生受世俗观念的束缚,未能看到这个明显的事实。修习佛法,就是让心看到这个最深奥而有最贴近的现实——色法——究竟的真理,藉此而达到彻底的觉悟。

如是
2011-11-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